九台市医药网

青岛市医疗

小朱本想洗个头,被服务员推荐点痣

杭州美女洗个头半个小时两万三

共花费两万三千多元

25号下午,杭州的小朱姑娘走进一家美容美发店,本来也就是打算洗个头。结果半个多小时后,付了两万三千多块钱。小朱姑娘说,事情发生在这个月25号下午两点多,当时到杭州河东路上的这家丝雨美容美发店,准备洗个头。

小朱:“他们就在跟我说,你这个痣太多了,要不要点一下痣。我就一直说不要不要!”

小朱说,自己洗完头,店家工作人员还在推荐点痣项目。一番考虑后,她同意试一试,让工作人员点一颗,看看效果。小朱:“然后他们就在我脸上那样去弄,感觉是没什么感觉的,很轻的那样,我也不知道是怎么操作的,(有没有看到是用仪器做的,还是敷药膏,还是说用针挑?)没有,我没睁几次眼,就没有看清楚!”

小朱说,项目很快就做完了,结果店家工作人员一算数量,她觉得有些不对劲。

小朱:“说给我点了二十几颗痣,(你脸上有这么多痣吗?)你自己看看啊,哪里有这么多啊!(有没有数过有多少颗?)最多七八颗吧,其他那种很小的本来就不用处理的!”

小朱说,店家工作人员告诉她,点一颗痣要140块钱,算起来已经花了三千多。自己准备自认倒霉想走,结果工作人员又开始向她推荐护肤品,说是点痣之后最好用一些护肤品。小朱:“我要起来,他们就把我摁住,继续跟我说!”

一来二去,小朱又在店里做了修眉项目,还办了一张会员金卡,加上买的护肤品,结账的时候,小朱傻眼了。几个项目加起来,总共要一万四千多块钱,这还是会员价,要享受会员价就得办充值卡,加起来要付两万三千块钱。小朱看了看拿到的护肤品,标识齐全,但一瓶用于点痣后修复的产品,要价2800多块,一小支修眉后的修复产品,要价七百多。小朱现场拿出手机在网上查了查,两样产品在网上的价格都不贵,和店里的售价差了十几倍。

小朱:“(点痣效果你觉得明显吗?)你看看,你看得到的啊,有去掉吗(修眉呢,满意吗?)不满意,现在看起来很凶的!”

点一颗痣140块钱,看到这条新闻,不知道大家是不是和小编一样,想起了去年我们曾经报道过的,天价去黑头的新闻。

去年10月,我们曾经报道了,杭州的小杨在美容美发店去黑头,结果店家按颗收费,一颗20元,正好去了100颗黑头。

杭州浩瀚美发店店长:“我们黑头是去掉一个,就按一个收费!”

卫生监督部门表示,类似点痣、去黑头这一类美容项目,究竟算是生活美容还是医疗美容的问题,法律上还是空白,很难界定。小杨当时花了一千多,去了一百颗黑头。小朱则是点了二十几颗痣,加上修眉,不算会员卡里的余额,也花了一万四。这收费,合理吗?

杭州丝雨美容美发河东路店小汪:“当时都跟她说清楚的,一颗多少钱,都明示的!(价目表有给她看过吗?)她都知道的,同意的情况下我们才做的!”

小朱:“(有说过同意吗?)我哪里同意了,我只是说你点一颗试试看,如果效果好的话,我以后自己就会来的啊!”

杭州丝雨美容美发河东路店小汪:“我们都说好的,有多少颗,当时问她,要点多少多少颗,她说好的!”

小朱:“我没有这么说!”

美发店的小汪说,当时就是他给小朱洗的头,一些项目也是自己和同事推荐的。不过真正操作的,是店里美容部的同事,这会儿不在。一番联系,美容导师小伍出面,拿来了价目表。

杭州丝雨美容美发河东路店美容导师小伍:“这里有的,就是点痣的,我们价格都有标注的!(这里标的是100块钱一颗啊!)这个后面有个括号,里面写了“大小”你看到了吗?”

具体怎么处理的,双方都不愿多说。记者咨询了店家所属片区的市场管理方,下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,工作人员表示,需要消费者本人提出要求,才能在七个工作日之内展开调查。不过小朱说,她不会再追究了。

青岛市医疗

最新文章
推荐内容